阿漠

【皇权富贵8.17 06:16七夕贺文】坏掉的纱窗

平平淡淡的生活文

七夕快乐

 

重新编辑了一下,清水链接都会被挂,感觉大家好像都比较喜欢第一篇,就把第一篇贴上来了,第二篇写的很仓促,决定自己留着再改改。





 

黄明昊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窘迫,去超市没带钱,也没带卡,看着已经亮起红灯的手机,内心固执的不想让它关机,但又实在舍不得放弃挑好的东西,在后面人的催促下,用手机付了款,果然,关机了。

 

把东西放入后备箱,插入钥匙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手机充电,万一这个时候他打电话怎么办,他想,然后盯着手机等它开机,打开微信,没有,短信,没有,电话通知,没有,好吧,您忙。

 

从车库提着两袋东西往家走,他开始自我怀疑,范丞丞又不在,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说着还抖了抖袋子,然后就眼看着一个一个食品袋的从纸袋子下面的开口滚下去,他想起收银员的问题,要环保袋还是塑料袋,黄明昊,你连个袋子都能选错。

 

左手还提着一大包东西,车库没什么人,只有保洁阿姨缓缓的清扫过来,看着食品袋里稀碎的鸡蛋,对阿姨说了声抱歉,捡起那包橙子用左胳膊夹着,然后把剩下的水果零食都捡起来送给了阿姨以表亏欠,抱着袋子上了楼。

 

到门口就听见家里传来的声音,惊喜了一下,范丞丞真是的,突然回来也不说一声,他故意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还在继续,隐隐的好像听见猫叫声,他觉得不太对劲,打开门,客厅是空的,所有的东西都在原位,隔壁吵架了?自己听错了?直到耳边传来清脆的碎裂声,他透过厨房的玻璃门,看到一只持续跳跃的大猫,慌张的样子与此时的自己如出一辙。

 

他打开大门,去拿了笤帚,又拉开了厨房门,靠着外面的墙,看着那只猫从厨房出来,又如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在家里乱窜,他想去给它一些引导,走到门口用笤帚打着门,发出声音,引它注意,猫看到他更不敢过来,跳在沙发背上,撞了上面的相框,掉落在沙发上。

 

他离开大门往厨房走,那只猫就跑过来,他还想用笤帚赶它一下,猫就哈他,他抖了抖脚,想吓走它,结果猫急了扑过来抓了一把,然后继续冲撞,最后终于找到了门,跑了出去。

 

他看着冒着血的三条印,黄明昊,你今天为什么不穿长裤。

 

他去卫生间用肥皂洗了洗伤口,又打开医药箱抹了点碘伏,然后去医院,穿过长长的走廊,看着血清被从伤口周边注射进去,又沿着伤口混着血一块冒出来,下意识的抓向旁边,凉意传来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是椅子的扶手,真疼啊,他想。

 

医生嘱咐他,伤口不要见水,三天后再来打针,不要吃辛辣荤腥鸡蛋,不要喝茶水酒精饮料,给了张名片说发烧的话及时联系自己,他抬头看了看医生,目光充满怀疑,医生,你直接说让我绝食更好一点。

 

医生笑了笑,似乎听惯了这种说法,淡淡的吐出一句

 

‘没有什么是人不能忍受的,只是你还没习惯而已'

 

黄明昊落荒而逃,自己已经慢慢在习惯了。

 

再回到家,终于看清了厨房的样子,满地狼藉,散碎的盘子里是中午忘记放进冰箱的虾仁,昨晚洗完的杯子挂在杯架上,也被撞得满地,一整套一个也没留住。

 

黄明昊,你怎么搞得这么糟糕。

 

踮着脚走到窗边,看见纱窗上有个洞,还有很多抓痕,和防盗的铁网交织在一起,果然猫是从这里进来的,前几天他就发现了,纱窗上有很多裂痕,想等范丞丞回来让他换,现在他有点后悔自己这么懒,黄明昊,你再习惯下去就能自力更生了,真厉害。

 

他绕着家里走了一圈,把每扇窗户都看了一遍,拿出卷尺量了量有破损的纱窗大小,好像也没那么复杂。又回去收拾厨房,擦洗了一遍,感觉饿了,给自己煮了碗白粥。

 

坐在餐桌上,看了看表,七点二十,不知道范丞丞吃饭了没,他总是忘记吃饭,发了条微信给他

 

‘今天吃白粥,你吃什么’

 

等了五分钟,果然没有回复

 

伸出腿看见伤口周围大片的青紫,拍了张模糊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以后不想养猫了,太凶残’

 

收到一堆关心问候,他退出去,范丞丞还是没回他

 

 

 

 

 

范丞丞不停地在滑鼠标看报表,有一个数字他找了一下午还没对上,有点着急,这家清产核资做完他就可以休年假了,他想尽快回去,熬了好几天夜。助理提醒他该吃饭了,他抬眼看见大家都眨巴着眼睛面露期待。

 

“好吧,去吃饭。”

 

菜是中午点好的,他们到包间的时候,菜已经上齐了,范丞丞坐下想跟黄明昊打个电话,就见财务主管推门进来,说来晚了,楼下员工餐厅的饭打完了,跟他们蹭一点,然后坐他旁边跟他解释中午他发过去的合同问题。

 

 

 

 

沙发上的相框被拿起,照片来自七年前,范丞丞的毕业旅行,他们的相遇。两个人站在沙滩上,穿着背心,手搭在彼此肩上,笑的无忧无虑。

 

八月初的阳光晒的人晃不开眼,范丞丞看着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男孩,摘下自己的墨镜挂到他耳朵上,黄明昊转头想看是哪位好心人眷顾自己,又舍不得摘下来直面阳光,下巴使劲往上抬,试图通过墨镜底框的缝隙看清身旁的人,范丞丞揉了揉他的头发,眯着眼睛笑出两排整齐的白牙,怎么这么可爱。

 

他们就这么认识了。

 

旅行社订的标间,两人被分到一间,夜里黄明昊说空调吹着不舒服,关掉又太热,眯着眼睛下去把窗户开了条缝,拉过纱窗就去睡了,半夜又迷迷糊糊坐起来喊痒,范丞丞打开灯,看他在坐在那又挠胳膊又挠腿,走近看见他细细的胳膊上肿起大大的包,被挠出一缕一缕的红印子,按住他让他忍一下别挠了。走到窗户边发现纱窗一角有破洞,把纱窗调到另一面玻璃那边,去前台要了电蚊香插着,又出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黄明昊正坐在床上打盹,头一下一下的点在膝盖上,手还捂着胳膊,红色的挠痕已经消下去了,但依旧肿着,打开药膏给他抹上,他感受到了凉意睁开眼睛,看着范丞丞,眼睛不大不小,像闪着光的宝石,问他去哪了,他说来的时候记得路上有个药店,他搂住他的脖子,说你怎么这么好。

 

心跳好像一瞬间就停下来,又在呼吸时回过神来突突的跳着,喜欢,就是这么突然吧。

 

 

 

 

 

一顿饭吃的极慢无比,总算把事情说完了,范丞丞又去了办公室,轮班的保安惊奇的看着一群人大晚上又往楼上走。

 

范丞丞看了看表,快八点了,他的昊昊这会在做什么呢?一定也在对着电脑冥思苦想吧,看似鬼马精灵的宣发文案都是他一晚一晚熬出来的,偶有灵感,叼着跟笔跳的像个小孩子。

 

正想着,助理戳了戳他

 

“老师,你电话响了”

 

“喂,嗯?昊昊?没看到,严重吗?我问问他?”

 

电话来自好友,问关于朋友圈的伤,范丞丞打开微信,看到了黄明昊的消息,又点进他的头像,看到了模模糊糊的伤口

 

跟助理们说了一声,就去外面给黄明昊拨去视频

 

黄明昊几乎在按下接受的一瞬间就红了眼眶,

“伤哪了,给我看看。”

 

他把摄像头对着伤口,眼泪就下来了,一整天的沮丧都转换为强烈的委屈,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无声控诉。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你太忙了,不想影响你。”

 

“昊昊”

 

“嗯”

 

“对不起”

 

“正廷前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临时离开了,我走不开。”

 

“嗯”

 

“你让我看看你”

 

“好”

 

黄明昊把摄像头对着自己,睫毛上还沾着眼泪,开始给他解释

 

“厨房的纱窗破了,我忘记收虾仁了,引来了野猫”

 

“疼不疼。”

 

“就是打血清的时候很疼,之后就还好”

 

“那你把厨房窗户关上,纱窗我回去修”

 

“嗯”

 

“丞丞”

 

“嗯,我在”

 

“我想你”

 

“我也想你,乖,早点睡,我这边尽快完了就回去。”

 

“嗯,你也早点休息,不要熬太晚”

 

“好”

 

黄明昊平躺在床上,两条腿安安分分的,尽量不碰到伤口,眼角还是湿湿的,他抹了抹,这两年范丞丞频繁的出差,一次,两次,三次…………一开始他总是在他走之前控诉他又要出门,他走之后还要一天天的记着日子,疯狂的打电话催他快回来,等他回来还要跟他置气。

 

他经常在电话里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应对别人的问答,自己催他吃饭他总是说就去就去,但每次都拖很晚,只有在偶尔午休或晚上睡觉之前会跟他好好视频一会听他说这一天都干了什么,经常很晚,他都睡了,醒来跟他聊一会再去睡。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习惯了,十一点之前绝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可能是他有次因为跟自己说话而贴错报告,相关数据都重新计算,导致项目推迟一个周。

 

他一直都知道范丞丞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他能感觉到范丞丞对失误的介怀,明明自责到不行,还要安慰自己说是小问题,不用在意。

 

他是喜欢范丞丞照顾自己,依着自己,甚至迁就自己,但是不想范丞丞因为他而降低对自己的标准,范丞丞做事向来有自己的考量,他希望他有足够的空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后来他总是会先给范丞丞发条微信,他空闲的时候会回自己,或者打电话过来。

 

“没有什么是人不能忍受的,只是你还没习惯而已”

 

当医生的都这么一针见血吗?确实好像是在慢慢习惯了。

 

 

 

 

 

 

 

范丞丞挂了通话在楼道里站了十几分钟,压下立刻回去的想法,用凉水洗了把脸,又拍了拍,范丞丞,你忙昏头了吧,怎么会没换纱窗。

 

自己缓了缓,又坐在电脑前,快完了,就快完了。

 

他的确很忙,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忙,许是一开始就选错了职业,入了审计。又或许是他的昊昊在和别人呛嘴时伸出食指笃定的那句‘再过两年我们就去领养一个小孩,我们肯定会长长久久在一起的。’

 

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也觉得肩头又重了一点,按说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工资,养一个小孩衣食无忧,教育环境都是没有问题的,但谁知道会有什么意外,他不想以后在面临问题时对上那双无措的眼,那双漂亮眼睛里是不该出现那样的情绪的。

 

再努力一点点,再一点点就够了。

 

 

 

 

 

 

黄明昊在网上定了纱窗,第二天就到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在杂物间里,这是范丞丞的活,他对自己说。

 

周五早上又去打了一针,医生的职业微笑总是在刺激他已经接受了必须独立的事实,格外的想范丞丞,下午实在忍不住了,播出去个电话

 

“喂,晴姐,丞丞他们这次去杭州审的是哪个单位啊。”

 

“我买了点东西,想给他寄过去。”

 

“没有,我怕他这会在忙。”

 

“对,你先别跟他说,我给他准备了个小礼物”

 

“那个地址写他们单位宾馆还是具体房间。”

 

“好,我知道了”

 

买了高铁票,下班直奔高铁站,行李都没带,去他喵的习惯,我才不要。

 

到宾馆的时候晚上九点多,他走到前台

 

“你们宾馆对外开放吗?”

 

“那609旁边的房间有人住吗?”

 

“隔壁都有人,对面呢?”

 

“十分钟前刚被定走?”

 

“斜对面呢?”

 

“就那间。”

 

他躺到床上,给手机充上电,发了条微信给范丞丞

 

“特别想你”

 

过了一会收到回复

 

“晚上梦里见,别笑醒了”

 

“期待见你”

 

“我会准时的”

 

然后心满意足的在床上打了个滚,拿出电脑,继续之前的宣传策划,期待感都要化成泡泡冒出来了。

 

快十二点的时候,他听到楼道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就听到有人说

 

“范老师,晚安”

 

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

 

然后听到了熟悉的女声

 

“丞丞”

 

这什么宾馆,隔音这么差

 

那位部门经理,三十多岁,一直对范丞丞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这次应该又是来检查项目进展的吧,真巧。

 

他拉开门,靠在门边对范丞丞笑,挤了挤眉毛,小脸写满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看见范丞丞眼里亮起了光,向他伸出手。他走过去,攀在他脖子上,对着经理甜甜的笑

 

“刘老师好。”

 

那经理看着笑着把头靠向对方的范丞丞,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你好,丞丞明天早上给我报告一下你们的进展,来不及的话就让正廷先回来。”

 

扬着头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黄明昊的余光扫到旁边房间收回的头,拿过范丞丞手里的卡开门进去了。

 

范丞丞进门就把他按在床边,拉起他的裤腿,要看他的伤。

 

伤口已经结痂,注射血清造成的青紫也都消下去了,三条黑红的印子,他轻轻的摸了摸,还疼吗,他问,黄明昊摇了摇头,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丞丞你去洗澡吧,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痒痒的,让他心动。

 

第二天范丞丞醒来已经九点了,在黄明昊眉间落了个吻,匆匆洗漱赶到办公室,刚坐下,部门经理就进来了,他跟她描述了项目进程和预计完成时间,然后被审单位的财务负责人进来请他们去了另一间办公室。

 

范丞丞这个人认真的时候看着特别严肃,虽然不怎么训斥人,但他的存在就像严格本身,令人望而生畏。本来朱正廷在的时候,总是和助理们开玩笑缓解气氛,最近他不在,大家跟着范丞丞都有点紧张,今天部门经理又过来,大家一颗心都悬着,这会两人出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昨天来那个是范老师男朋友吧”

 

“长的真好看”

 

“这年头好看的男孩子都去找更好看的男孩子了,我们只能单身了”

 

“你们看见昨晚范老师的笑没,我都没见他那么笑过”

 

“那你见范老师迟到过吗?”

 

大家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继续手中的活。

 

 

 

 

 

 

黄明昊睁开眼睛,房间空荡荡的,像以前无数个早晨一样醒来就面临身边人的不在,彼时范丞丞刚工作,选了自己大学城市的一个事务所,因为想经常见他,总是挑在市内的项目经理跟着,最远也不会出省。

 

他们租了一间两居室,范丞丞搬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纱窗都检查一遍,只要有一点破损的都摘下来换掉,他真的觉得黄明昊被养的娇气,被蚊虫叮了就肿好几天大包,稍微气候变一点或穿的不合适就过敏,吃东西更是挑的不得了,方方面面都要注意着。

 

每到饭点,吃饭之前总会先给他点好外卖,他在家就让送到家,不在家就送到学校,生怕他乱吃东西。家里卫生间房间都要定期消毒,夏天空调温度不能太低,窗户要时常打开透气,冬天加湿器要一直开着,一会都不能停。有次晚上他递给他一杯热牛奶说觉得自己像是在养儿子,结果黄明昊咽下一口牛奶对着他叫了声爸爸,搞得他一点脾气都没有。

 

 

 

 

 

范丞丞这么多年要说给了黄明昊最多的东西,那一定是足够的安全感,一般这东西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可是就是有人这么幸运,背靠大树,笃定那就是一棵屹立不倒的百年青松。

 

就像面对那位深夜依旧妆容精致的部门经理,他比范丞丞都确定他不会碰她一根手指头,范丞丞这人感情洁癖成什么样子,他最清楚。你看他长了一张处处惹桃花的脸,可你问黄明昊担心过吗?黄明昊说不准还会摸摸自己的小脸想象他说要离开范丞丞,范丞丞会发怎样的疯,当然,只是想象,他可舍不得。

 

 

 

 

 

 

中午的时候范丞丞叫他下楼吃饭,黄明昊看了眼地上褶成一团的衣服,拉开柜子,拿了一套范丞丞的,这些都是他走之前自己整理的,一套一套的,领带都配好了。

 

黄明昊很少穿正装,他工作时间比较自由,工作也不需要很正式的仪式感,就周五去例行开个会。推开包间门的时候,他看到范丞丞的眼睛亮了一下,冲他眨了眨眼然后跟大家打招呼。

 

工作餐向来严肃,饭桌上总是讲工作中的问题,尤其是部门经理高坐桌首,项目经理又少言寡语,今天气氛略微妙,黄明昊进来坐到范丞丞旁边,发现一桌子人都盯着自己。

 

他有点不好意思,就看着范丞丞问

 

“我脸上有花吗?”

 

范丞丞被他逗笑了,捏了捏他的脸

 

“你比花还好看。”

 

众脸震惊,她们听到了什么,这是他们不苟言笑的范老师?

 

刘经理咳了一声,没什么表情

 

“吃饭吧。”

 

然后大家拿起筷子,眼神时不时就瞥向这边

 

范丞丞看着静静坐在那盯着餐桌的黄明昊,给他夹了块虾仁,没动,再给他夹了鸡块,还是没动,又给他放了块牛腩,他动了,把两人的盘子换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腿。

 

“不能吃”

 

“那你看半天了,能吃什么”

 

“青菜和玉米”

 

范丞丞无奈,又把服务员叫进来

 

服务员说有炒饭,问有哪种

 

“鸡蛋炒饭,肉炒饭,还有素炒饭”

 

“不能吃肉和鸡蛋”

 

“素炒是什么炒的?”

 

“胡萝卜”

 

“还有其他的没?”

 

面食类

 

黄明昊摇了摇头

 

“有粥吗?”

 

“有红豆粥和八宝粥”

 

“有没豆子的粥吗?”

 

范丞丞问

 

“白粥的话,可以现做”

 

“那要个白粥吧”

 

范丞丞看着黄明昊,对方一脸无辜。

 

“你前几天吃的什么”

 

“白粥和素菜”

 

范丞丞眉头一皱,黄明昊又伸手给他抹了抹

 

“医生说针打一个月就完了,然后就好了”

 

他又把筷子拿起来,递给范丞丞

 

“你快吃吧,我再等一会。”

 

 

 

大家快吃完的时候,黄明昊的粥终于来了,干干净净的白粥,配了一道小菜,范丞丞难以想象,挑嘴如黄明昊是怎么接受的。

 

吃完饭大家一并去送走了刘经理,然后回去午休,范丞丞又回到包间,看着还在和白粥作斗争的黄明昊,又是心疼又是想笑

 

“别吃了,一会给你点外卖。”

 

黄明昊撇着嘴放下勺子

 

“还没我煮的好吃”

 

 

 

 

 

 

 

电梯里

 

“终于走了,她在那我都不敢明目张胆的看范老师撒狗粮。”

 

“范老师这位男朋友可真是娇气。”

 

“我要是有这么好看一男朋友也愿意这么养着,虽然,我是女孩。”

 

“范老师也太温柔了吧。”

 

“对对对,那个眼神简直不能再宠了。”

 

“我的天哪,朱老师快回来救我,快要溺死在这狗粮里了。”

 

…………

 

 

 

 

 

范丞丞打开手机挑挑捡捡,给他点了份菌汤和土豆泥。

 

“下午我自己吃饭吧。”

 

“怎么了”

 

“被人看着怪怪的”

 

“行,我上来陪你。”

 

“你下午忙的话不用管我,我出去转转。我昨天来的时候看见旁边有个欧式公园,我们最近在做世纪公园的宣传策划,我去找找灵感。”

 

“好,转累了就回来”

 

 

 

 

 

 

 

 

黄明昊坐在公园的凉椅上,面前是细细高高的小喷泉,还是那身正装,已然六月,虽有树荫但还是有些热。

 

那年也是这样,夏天穿着正正经经的西装去参加面试,结束的时候范丞丞打电话让他在公司下面等着,他坐在楼下的小喷泉边,看着水流一股一股的涌出来,在太阳下闪着晶莹的光,然后范丞丞带他去看现在住的房子,问他满不满意。

 

额头有汗水流下来,也是晶莹剔透的,跟范丞丞的眼睛一样亮晶晶,他给他擦了擦汗笑着说满意。

 

他不喜欢原本的平开窗,装修换了推拉窗,师傅把玻璃纱窗一并送来的时候,他把纱窗留了下来没装。

 

这是范丞丞的活,他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装修完又搁置了一阵,搬进去的时候已经近十一月,范丞丞把最后一片纱窗装上的时候,两个人就像完成了一场庄重的入住仪式,这一刻房子才像是终于属于了他们。

 

两个人拥抱,亲吻,相拥而眠,黄明昊觉得没有比这更踏实的日子了。

 

 

 

 

 

腿上传来轻微的触感,他本能的缩了一下,回忆被打断,不远处一个小男孩好奇的看着他,他的爷爷一脸歉意的跟他道歉

 

“不好意思”

 

他站起来,把手上的纸飞机递过去,摸了摸小孩的头

 

“没关系,他很可爱。”

 

“小哥有小孩了吗?”

 

“就快有了”

 

 

 

 

 

 

 

 

晚上九点的时候,一个小助理试探在危险的边缘

 

“范老师,我今天有点私事,能不能先走一会。”

 

众人齐刷刷的看着这位英雄

 

太敢了

 

范老师什么时候让人在十一点前下过班

 

完了,凌晨在召唤我们

 

走了你一个,辛苦一大波

 

“可以啊,大家想走都可以走。”

 

完了完了,这语气像不像班主任拿着讲一半的书说想走的可以走,可谁敢动啊

 

“最近辛苦大家了”

 

啊啊啊求您别说了

 

“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合上了电脑,抬头看大家都盯着他,没一个人动。

 

“有什么问题吗?不想休息?那就……”

 

说着又要揭开电脑

 

“休休休……”

 

“范老师,电脑也要休息的.........”

 

“就是,范老师,我电脑已经在关机了……”

 

“范老师,我去给咱们按电梯…………”

 

“范老师,你东西拿完了我就去关电源了…………”

 

“范老师,我拿的钥匙,我来锁门........”

 

…………

 

范丞丞难得见这群人效率这么高,配合这么好。

 

 

 

 

 

 

 

**邀请你进入”助理水够不够深”群聊

 

“啊啊啊啊,千年难遇,这么早下班,我竟然不知道要干什么”

 

“晚上九点的生活感觉好像充满希望”

 

“小方呢,为今晚的英雄致敬”

 

“为英雄致敬”

 

“为英雄致敬”

 

“为英雄致敬”

 

“为英雄致敬”

 

.............

 

“跪求范老师男朋友以后每个周都来”

 

“同求,不怕被腻死”

 

“话说你们准备干什么”

 

“撸串约不约”

 

“泡吧约不约”

 

“想去唱歌啊啊啊,约不约”

 

 

“想去敲范老师的门,约不约”

 

 

“卧槽,有创意”

 

“这又是哪位英雄,您先请”

 

“英雄先行一步,我等随后就到”

 

“英雄先行一步,我等随后就到”

 

“英雄先行一步,我等随后就到”

 

“英雄先行一步,我等随后就到”

 

...........

 

“不好意思,英雄已怂”

 

“哈哈哈,你们真有意思”

 

“卧槽,朱老师”

 

“管理员”

 

您已被**移除群聊,当前群聊人数为0

 

 

 

***邀请你进入”助理水真TM深”群聊

 

“刚才谁干的”

 

“卧槽太惊悚了”

 

“那个,朱老师的头像跟小潘特别像,我不小心点错了”

 

“啊啊啊啊,出门打一架吧”

 

“那个,我的锅”

 

“什么都不说了,今晚夜宵就你了”

 

“不不不不不..............这位朋友,范老师的门交给你了。”

 

“交给你了”

 

“交给你了”

 

“交给你了”

 

........

 

您的好友**已退出群聊

 

“........”

 

“........”

 

“........”

 

“刚才提议的那位英雄呢”

 

“…………”

 

您的好友**已退出群聊

 

“........”

 

“........”

 

“........”

 

“月黑风高的,裹紧小被子睡觉吧还是”

 

 

 

 

 

 

 

 

 

 

 

范丞丞回到房间的时候,黄明昊正在浏览孤儿院信息,见范丞丞进来,关掉了网页。

 

“今天这么早?”

 

“对啊,想早一点回来陪你。”

 

“别人不会有意见吗?”

 

“有意见?他们可别提有多开心了”

 

“……”

 

说着一首摸上他的脖子,就要揽住他

 

黄明昊推开他

 

“手机”

 

那边朱正廷打来电话

 

范丞丞无奈

 

“干嘛”

 

“这么凶干什么,打扰你了?”

 

“有事就说”

 

“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你屋里藏了个人,了解了解”

 

“了解完了吗?”

 

“我可爱无敌的昊昊弟弟呢,你都不打算让他跟我说句话吗?”

 

“他这会不想跟你说话”

 

说完挂了电话,直接关了手机。

 

他回来这么早,可不是为了让他们瞎聊天。

 

 

 

 

 

 

 

 

第二天吃完午饭,范丞丞送黄明昊到高铁站,抱住他不想松开

 

“我这边快结束了”

 

“嗯”

 

“昊昊,真的不想让你回去。”

 

“以后你出差,我有时间就去看你。”

 

“以后我尽量不出差”

 

“你说的”

 

“嗯”

 

 

 

 

黄明昊没想到范丞丞答应自己的第一个周就食言了。

 

他走了之后几天那边就结束了,范丞丞甚至没有回家就直接去了四川。

 

打电话告诉自己项目很急,休不了假了,也来不及回去。

 

黄明昊心说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说出的话都不可信。

 

然后给他收拾东西寄过去

 

还说为了惩罚他,这次就不去看他了,也不知道在惩罚谁。

 

厨房的纱窗他还是固执的不想去换,任窗户一直关着。

 

过了一个月他终于忍不住了,又跑去看范丞丞,终于在他去第三次的时候,范丞丞和他一起回来了。

 

放下东西就去厨房拆下破了的纱窗,又在黄明昊的指引下拆掉了其他有破损的,换上新的,往年天气刚热就要检查更换,今年真的是太忙了,盛夏已过才有时间,还让他被伤到。

 

黄明昊觉得范丞丞这年假休的奇怪,大热天的三天两头往出跑。

 

问他干嘛呢,他说马上七夕了要给黄明昊一个惊喜。

黄明昊确实是享受这种神秘的惊喜感,再不问他在干什么。

七夕这天中午黄明昊收到一个署名范丞丞的快递,打开发现是本市有名的一家企业的offer,登上他的个人邮箱,果然有一份相同的待收邮件

 

想起他说以后尽量不出差了,他之前就想换工作?

 

确实还蛮让人惊喜的

 

范丞丞这个大猪蹄子怎么还不回来,这么大事也不说一声

 

电话响了

 

“昊昊,下楼接一下我。”

 

黄明昊从窗户伸出头,什么都没看到

 

“你在哪呢”

 

“楼下,门口,快一点”

 

“奥,好”

 

他也顾不上等电梯,从四楼跑下去

 

出门看见范丞丞牵着一个小孩子站在树荫下对他笑

 

小孩看见黄明昊歪着头满眼好奇

 

黄明昊也把头侧着看着小孩,眨着眼

 

范丞丞看着他们俩,笑着把头偏向同一个方向

 

一家人嘛,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下一位老师 @我不写同人 

 

评论(52)

热度(616)